2020软博会今天开幕

标签:中国江苏网 2020-09-08


 
  软件定义世界,正在变成“软件驱动世界”。正如硅谷顶级风险投资家马克安德森所言:“世界正在被软件吞噬。”
 
  今天,“数字经济 智创未来” 2020南京软博会开幕。数字经济、信息技术应用创新、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5G、区块链等领域千余涉软企业参展,向人们集中展示“世界”的软件和被软件驱动前行的世界。
 
  在数以百亿计的处理器上日夜运行的软件代码已经成为驱动世界正常运转和向前发展最为重要的力量,人的智力通过软件和算法快速向外延伸,极大地提高了各行各业的智能化程度和整个社会的智能化水平。2019年,江苏省软件和信息服务业完成业务收入9930亿元,其中,南京市完成软件业务收入超过5100亿元,同比增长11.1%,产业规模继续位列全省第一。
 
  首场南京软博会过去15年后,这座城市已有1/10的人口从事着与敲打代码相关的工作。软件几乎重塑了这座城市的产业,也在改变这座城市的气质。
 
  数字技术汹涌而来,主动选择改变,选择被软件驱动前行,很可能是一座城市在变革时代的正确选择。
 
  市委书记亲任“软件链链长”
 
  2005年,南京举办首届中国国际软件产品博览会,是全国继北京、大连之后第三个全国性软件展会。彼时,这座传统工业城市正在试图冲出“重化工”包围,作为新兴产业的软件产业,当年收入不过166亿元,徐庄软件园还藏在图纸里,江苏软件园刚刚破土动工,全市软件从业人员不到4万。
 
  5年后,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正式认定南京为“中国软件名城”,南京成为中国首个荣获此称号的城市。
 
  15年来,南京逐渐升级赛道,同初生的软博会一同奔跑。全市软件业务收入每隔几年就上一个台阶:2010年超1000亿元,2013年超2000亿元,2015年超3000亿元,2018年超4500亿元。2018年,南京出台第一个以“创新”为主题的市委一号文,全面启动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创新名城建设,城市发展步入新时代。
 
  而软博会的范畴也越来越大,展示交易的内容从软件产品走向信息服务。很快,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物联网、5G,新概念、新产业裹挟着新趋势、新机遇,涌入会场。去年的南京软博会,达成项目签约80余项,总投资超340亿元,已成长为我国规模最大、国际化程度最高、最具影响力的国际性软件和信息服务业展会之一。
 
  南京的软件业务收入连年高居全国前五,仅次于北京、深圳、上海,名列第四。
 
  压力同样巨大。近年来,南京与上海的差距一直没有缩小,第五名杭州却在持续加速追赶。去年,上海软件业务收入高出南京350亿元,杭州却只比南京少了100亿元,随时有可能赶超上来。
 
  另外,品牌龙头企业相对不足、互联网新业态发展缺少先发优势等,都是南京软件产业亟待破解的局面。
 
  南京的国内互联网百强企业数不足上海的1/4,缺少阿里、百度、京东、拼多多等平台型龙头企业。
 
  云计算和大数据、电子商务、移动支付、数字安防等在杭州、上海已经发展成熟,这些领域创造出大量新兴行业,对南京软件人才“虹吸”效应显著。
 
  南京必须快一点,再快一点。
 
  “企业自我介绍可以少一点,发展中遇到的问题、对政府有什么建议可以多谈点。”8月18日,南京每月一次的“企业家服务日”早餐会上,围绕软件和人工智能产业链发展,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张敬华与近70家企业老总面对面交流。不久前,南京出台了《推进产业链高质量发展工作方案》,为八大产业链配备“链长”,其中软件和信息服务产业链的链长由张敬华亲自担任。南京以前所未有的领导配置和推进力度抓软件产业。
 
  去年底,南京发布了打造软件和信息服务产业地标的行动计划,这是南京的第四个产业地标行动计划。南京明确,到2020年,软件业务收入达5800亿元,形成全国领先的先进制造业、软件和信息服务融合发展集群,集聚超5000家涉软企业和超85万名涉软从业人员。到2025年,软件业务收入力争突破10000亿元,涉软企业超万家,涉软从业人员超百万人,软件和信息服务业发展成为全省第一、全国前三、全球有影响力的产业地标,南京成为具有国际知名度和竞争力的软件名城。
 
  “自主可控”成风口
 
  最近几天,南京本土上市企业诚迈科技在忙一件大事——联合多家国产芯片龙头企业,牵头建立全市乃至全国关键共性技术攻关基地,依托参股企业统信软件开发的UOS操作系统,打造国产操作系统生态,在部分行业实现对微软Windows系统的替代。
 
  从去年底到现在,操作系统开始大热,诚迈科技子公司与武汉深之度公司整合成立的统信软件,被称为是国产操作系统“巨头”。诚迈科技认为,当务之急是要解决目前我国信息技术产业的“卡脖子”问题,基础软件领域受制于人,这是我国要解决的心腹之患,要在信息技术领域形成中国的话语权和优势。受此利好刺激,诚迈科技股价一路高歌猛进,股价一度大涨十倍。
 
  诚迈科技要做的操作系统被称为信创产品。
 
  信创是今年产业经济的热词,即信息技术应用创新,涉及芯片、服务器等IT基础设置,操作系统、数据库等基础软件及金山WPS等应用软件、信息安全等领域,简单而言,就是“自主可控”“国产化”。“信创”市场被认为已达到万亿级。
 
  在南京,信创方兴未艾。作为工信部授牌的首个中国软件名城,南京不少软件园区是从最早的软件外包业务起家,发展到后来的“云、大、物、移”产业集群,再到内生创新驱动的信创产业,南京见证着软件产业的进化史。今年软博会前夕,记者留意到,信创已成为南京软件业集群升级的方向和风口,在关键核心技术领域,不少方面已走到国内前列。
 
  国产操作系统厂商另一巨头“麒麟软件”也已早早在南京布局。今年上半年,麒麟软件将江苏总部落户南京麒麟科创园,将开展基于“麒麟”操作系统的研发、适配、销售,打造国产基础软硬件产品的产业应用生态。与统信软件偏民营企业性质不同,麒麟软件有“国家队”属性,操作系统在国内Linux操作系统市场占有率连续多年排名第一。
 
  在关系国民经济命脉的航空航天、电力交通、石油石化等行业,南京翼辉信息自研的SylixOS嵌入式实时操作系统已经在应用。该系统是国内目前唯一一个内核完全自主的国产大型实时操作系统,内核自主化率达到100%,被工信部认证为行业控制系统“一条龙”应用示范项目。公司副总经理李拓介绍,公司正从军用转向民用领域,与南京智能电网企业开展合作。
 
  “当前全球安全软件市场的分布中,北美占53.9%,大中华区仅占3.4%,随着我国对网络安全重视程度的提升,安全软件领域已经站在风口,即将迎来高速发展周期。”亚信安全产品管理部总经理汪晨介绍,亚信安全已拥有超过2000人的专业团队,是中国最大的网络安全软件企业、江苏省最大网络安全企业,眼下正在筹建国内首个网安主题信创中心,立足南京构建网络安全产业生态。
 
  软博会开幕前不久,南京市信创产业园在雨花台区挂牌成立,园区将组建基础软硬件、工业控制、金融安全等三大信创产业攻关基地,首期发展目标直指千亿产值。
 
  从提升效率走向开拓未知
 
  在南京新整合成立的15个高新园区中,有7家作为重点打造的专业化特色软件园区,它们将依托现有的产业基础,发展各自的软件产业集群。如徐庄高新区重点发展电子商务、物联网、集成电路设计;建邺高新区重点发展移动互联网、游戏动漫、大数据;鼓楼高新区重点发展互联网、区块链和高端信息服务业等。
 
  就在上个月,由华为昇腾与南京企业江苏润和软件共同主导开发的新一代智能机器人“蜘蛛虾”对外发布。“蜘蛛虾”实现了机器人AI四足行走平衡、目标物体识别、实时避障、路线规划等区别于市面上传统机器人的关键技术,在坑道作业、废墟搜索、战场侦查等场景中有着极为关键的应用。
 
  二者的合作,体现在驱动机器人大显身手的关键芯片上:由华为方面提供算力优秀的Atlas 200 DK芯片载体,润和软件在此基础上开发出适用于各种场景的算法并加以运行。“华为负责生产聪明的大脑,我们则负责决定这个大脑想什么,怎么想。”润和软件芯片事业部技术总监侯孝勇这样形容二者的关系。
 
  软件行业的产业链,不是“设计、研发、生产、销售”这样的粗放式分布,而是具体到每个环节,都有各自更加细化的链式协作。当下的项目研发和技术攻关,“开源”“协作”是关键词。围绕某个细分领域的核心技术,由多家公司发挥各自优势,密切合作。在开源过程中能否占据主导地位,往往与公司的技术底蕴和整体实力成正比。华为、小米,都在利用各自的行业影响力,广泛吸纳各地的智力资源,深耕开源社区,做大做强生态圈。
 
  在南京软件行业,快速成长的企业也在努力做同样的事。2018年,润和软件组建成立了HiHope开源社区,当年就吸引了全球范围内的300多名工程师加入,根据市场需求,为芯片设计搭载各种各样的算法,降低人工智能、图像处理、边缘计算等技术门槛,加速产品化进程。
 
  位于江宁开发区江苏软件园的征图视觉,是我国机器视觉领域的龙头企业,其产业链上下游的协作企业遍布全国各地。今年4月,该公司悬赏百万奖金,围绕“(非)平坦区下的正样本缺陷检测”这一行业共性难题,面向全国高校寻找解决方案。一个月里吸引了来自全国167所高校的672支队伍报名参赛,其中C9高校队伍超100支。
 
  “我们举办此次大赛的原因,除了攻克技术难题外,另一个重要考量就是以赛事为牵引,扩大征图视觉在高校中的影响力,进一步吸引优秀人才加入技术联合攻关,形成人才梯队,打造机器视觉领域的研发圈子。”征图新视副总裁都卫东说。
 
  从承接大公司的外包业务,到营造软件产业生态,南京软件企业发展的变化正悄然揭开一个事实:软件业正从提升原有世界的效率走向开拓新的未知世界。
 
  青年“码农”定义一座城
 
  自2010年被工信部授予首个综合型中国软件名城以来,南京市软件业务收入从1013亿元增长到2019年的5100亿元,10年增长了4倍,产业规模位列全省第一、全国第四,目前全市涉软从业人员82万人。南京是实有人口过千万的特大城市。这意味着几乎每12个人就有一名软件从业人员。
 
  公里长的软件大道,是南京首条以产业命名的大街,目前已集聚2800余家涉软企业、27万软件人才,被网友调侃为“码农宇宙中心”,是南京出租车司机深夜带客最容易的区域。
 
  在江苏软件园,几乎每天都有穿着格子衬衫的“攻城狮”背着无人机出来,在园区周边一圈圈试飞;江北新区研创园,5万涉软人才支撑着“芯片之城”的生长,一个小小园区就有高新技术企业296家,较2015年翻了10倍,新创立企业上万家,是2015年的30倍。
 
  源源不断的软件人才,是来宁投资企业给南京打上的特色“标签”。华为、三星、步步高、OPPO等一众国内外手机、电视品牌几乎都在南京设有研发中心或者研发总部。
 
  “来南京,最看重的还是人才资源,南京最适宜做‘智力’总部。” 中兴光电子总经理徐勇积说。
 
  软件业对南京城市的影响已深入骨髓。女孩子找对象,如果男方是搞软件的就能加几分印象分;收房租的大妈,知道租客是“搞电脑的”,就会会心一笑:“这是高学历、高收入、高素质的‘三高’群体。”
 
  “公司技术大牛就是我的偶像,在我眼中,似乎从来就没有他们搞不定的问题。”老家在宁夏的闫佳伟是南京翼辉信息的一名软件工程师,才毕业没几年的他认准了这家创业公司。公司前辈耗费10年时间,累计写下百万行内核源代码,方有了国内首款内核完全自主的嵌入式操作系统。而今这套系统被装进国防导弹装备,装载到我国首个升空入轨的民营航天火箭“双曲线一号”,还有望被我国高铁采用。“从早期的跟随者到并跑者,现在我们已经来到无人区,走出一条没人走过的道路,我愿意一直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他说。
 
  因为爱好摄影的父亲发微信朋友圈只能发9张图,在华为南京研究所工作的汤祺用业余时间写代码,于2015年开发了美篇APP。他怎么也没想到,这款手机端多图分享工具软件竟然吸粉9000万,成为现象级爆款产品。他和两名合伙人创立的蓝鲸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很快完成过亿元融资,上榜南京市“培育独角兽”企业名单。“我在雨花台区呆了很多年。它远离闹市,安静沉稳,非常适合我们创业公司。”CEO汤祺不止一次流露出对南京的喜爱。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