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程维创业历程

标签:100ec 2018-05-29


        青春韶华电光火石间,35岁不约而至。短短五年,程维已反哺出一个3300亿的独角兽。他的同龄人大多有了不惑的先兆:汽车入库时片刻发呆,午后泡茶时把玩手串,长夜里KTV嘶吼几首老歌,是他们有限放松的手段。而程维在巨头环伺的重压下,掌舵千亿帝国,34岁以165亿身家排名胡润80后富豪榜第五,虽心中无敌,却活出一个人对抗全世界的悲壮。程维很早就意识到不能只修炼一个赛道,要修炼多个赛道。他接纳这些痛苦,同时把成长放到信仰的高度。因为多数人会习惯匀速直线,匀速直线是舒服的。但哪里有匀速直线的商业,你要习惯起飞时加速度的痛苦。

        江西小镇长大的程维,大学屈志于化工大学读行政管理。大四便开始卖保险扫楼,跑大街摆摊,窜地铁搭讪。毕业前后折腾了七、八份工作,讨薪被炒之举时常发生。但是,乔布斯的箴言一直鞭策着他:要成就一番伟业,唯一的途径就是热爱自己的事业。如果你还没能找到让自己热爱的事业,继续寻找,不要放弃,跟随自己的心,总有一天会找到。转折发生在22岁,2005年,程维在阿里找到一份销售工作。“我非常感谢阿里”,程维说。当他到阿里上海前台“毛遂自荐”时,并没有被赶走,而是被肯定“我们需要像你这样的年轻人”。程维被派到上海拿1500元底薪,此后温饱无虞。从程维的人生轨迹看:投身互联网行业,是他做的一次重要选择,也是最重要的一次决定。某次,马云来上海分公司开会却无主持人,程维毛遂自荐当了主持人,颇受好评。此后程维再没离开过舞台中央。

         当主持人的第二年,程维就升迁销售主管。在北京的一家餐馆里,程维团队对于团队叫什么争论不决。最后,数杯酒下肚,程维拍板,团队取名“君临天下”。此后,程维带着7个大学生,硬是在11个月内,挤进了阿里全国前10强。凭借自身厚积薄发、扎实的销售能力和经验,6年间,程维在职场扶摇直上,2010年已经坐上支付宝B2C事业部副总经理的位置。很多人以为:如愿坐到了阿里高层,这将是他传奇故事的起点。但故事并没有如愿展开。从决定创业到辞职,程维在阿里踌躇了9个月,他一直在等内心的声音。创业犹如刀尖上跳舞,抬脚第一步,你就要对自己的商业判断有清晰的蓝图。萌生创立滴滴的念头,缘起程维几次不愉快的亲身经历:他在阿里工作,杭州北京两边跑,经常因为打不到车而误机。当他静下心分析才发现:中国打车难已成为大众认同的市场痛点,国外Hailo的先例证明模式可行,移动互联网到来,出行市场必将面临模式创新,这种创新,势必经历过时间的洗炼和国情考验后一飞冲天。最终,和老领导王刚几番促膝长谈下来,程维攥着王刚的70万和自己攒下的10万,从杭州杀奔北京创立滴滴。创业注定是孤独的。滴滴新生,程维手机里陆续涌入好友反对的谏言,一边倒发出不靠谱的声音,程维也开始问自己:这个事能不能做成,反复衡量,不停地问自己,不停地磨砺自己。但程维笃定:市场基础不成熟时,才有机会,这是天赐良机,时不我待。29岁,程维就显露出对于成就一番事业的勇气、魄力和野心。

        程维亲历过最动荡的阿里。曾在最富盛名的阿里中供铁军中淬炼,感受过世纪巨头最炙热和最冷寂的时刻,阿里铁军终究在时光中沉沉老去,程维却快马扬鞭走向人生新征程。滴滴创立,程维遍访群贤,多次向阿里关明生请教马云如何组建团队。加上自己对阿里的感知,程维毅然把40% 的精力都用在了招聘上。因为他意识到:业务都是假的,团队才是真的。马云曾在《开讲啦》劝勉年轻人:我现在体力、知识结构可能不如你们;但是心态会比大家好,你可能十枪才打中两枪,我可能十枪只拔出来一次就会打中。一个人的思维,决定了他所在什么阶层。你以为你和别人差的是钱,其实最大的差距是思维。九层之台,起于累土。滴滴想要在市场占得一席之地,还需良将。无巧不成书,上将柳青原本代表高盛想入股滴滴,没曾想双方就估值一直谈不拢。直到2014年6月,于上地五街一湘菜馆,两人又耗半小时相持不下,柳青很生气:“我不走了,没有办法向老板交差。”柳青的气话,程维却当了真,得知柳青年薪400万美元时当即表态:“滴滴一半工资是你的,剩下的才是我们大家的工资。”此后一星期,程维一行8人去拉萨散心,对招募柳青毫无把握,没曾想刚从西藏回来,程维就收到柳青短信:“决定了,上路吧。”柳青不仅是北大才女、柳传志的女儿,更是高盛亚太区董事总经理。身后的人脉资源、视野卓识,可遇不可求。程维事后回忆:“看到柳青,我也紧张,不论是能力还是人品,柳青都好的让人紧张。怎么去跟她谈,特别紧张。柳青原来的工资是400万美元,我跟她说,滴滴工资的一半都是你的,剩下的才是我们的。你要敢想。”当年,马云除十八罗汉外还有蔡崇信,马化腾运筹有刘炽平,俞敏洪身旁有徐小平、王强,程维合力柳青后,才初显崛起之势。得知此事的朱啸虎也大为吃惊:“我知道程维不给自己设限,但敢挖柳青,他太敢想了!他们两人站在一起,这肯定是要打造一个数百亿美金的公司。”程维和柳青身后还有前百度牛人张博(首席技术官),体制内前司局级干部李建华(首席发展官),两个月搞定7亿美元融资的大拿朱景士(战略副总裁)。虎狼之师,兵锋正劲。

        2013年,立秋——2016年,夏末,滴滴四场硬仗定乾坤。那些即将影响一个世纪的互联网战役,就这样拉开帷幕。首战大捷:程维推出滴滴顺风车,一举干掉估值10亿的微微拼车,大挫嘀嗒拼车、e代驾。二战大黄蜂:2013年上半年,大黄蜂异军突起,100多人迅猛蚕食上海,滴滴很快陷入被动,王刚一度感慨:“上海可能要丢掉了。”彼时,程维腹背受敌,快的在二线城市拼命拉长战线,大黄蜂在一线城市鲸吞蚕食。程维当机立断,放弃二线,集中火力猛攻上海,并且立下军令状:“给我一周时间!”程维组织阵地攻坚战,大黄蜂打哪里,滴滴就打哪里,预算上不封顶。它不打的地方滴滴也不打。大黄蜂在虹桥火车站前花高价租下一摊位,程维也想办法花4000块在火车站厕所旁边租一摊位,并特意叮嘱地推,“一定要人出来的时候发传单,人进去的时候传单就没了。”几个回合下来,滴滴逆势大败大黄蜂,直到后来大黄蜂被快的并购。

06三战合并快的:2013年,滴滴吸引了腾讯的目光,为了入股,腾讯副总裁彭志坚三顾茅庐约程维,甚至马化腾亲自出面专程请程维吃饭。程维本无心站队,但对手快的先于滴滴出生,背靠阿里,实力不俗。这场硬仗,程维没有退路。“活下去是最重要的。”滴滴天使投资人王刚支持拿腾讯的钱。2014年1月10日,战斗打响。程维预支800万,小马哥直接划拨1500万,滴滴正式打响补贴战。快的闻风跟进,支付宝补贴时间比滴滴还要长。其实,补贴市场就是个黑洞,最终要砸多少进去,尚未可知,谁还敢奉上真金白银?1500万很快所剩无几,程维却有了断粮之忧。在董事会上,程维直接摔杯子:“两周以后,快的数据将超越我们”,面对程维这一举动,董事们无不诧然。关键时候,小马哥宣布:“腾讯和滴滴各拿50%再补贴”为程维的补贴大战续上了粮草。果然,两个平台杀红了眼,钱越烧越快。小马哥审时度势,教程维每单实行随机补贴让对手无法跟进,此举直接让滴滴订单量暴涨50倍,40台服务器触到红线。于是,程维星夜传信马化腾,不日,腾讯的精锐技术部队携1000台服务器火速驰援而来。中关村苏州街银科大厦,滴滴技术团队连夜重写服务端架构,7天7夜没下楼,吃住全在办公室。结果,滴滴所有的工程师们浑身发臭,一位工程师隐形眼镜已经拿不下来,更有人出现恍惚,以为地震而疾呼,致使所有成员蜂拥下楼才发现虚惊一场。最终,滴滴与快的日耗2000万美元的血拼,烧到20多亿时两家话事人打丢了舵盘控制权。2015年1月,深圳寒气正劲,酒店套房中,滴滴程维、快的吕传伟和华兴资本包凡三个男人各怀心事,几杯酒下肚,程维和吕传伟开始推心置腹。包凡22天的斡旋,终于促成了这场中国互联网史上最大并购案。此役足见资本对于企业的信心会很大程度影响战局。资本逐利,一旦你在市场上占据优势,天平就会向你倾斜,市场优势会变成资本优势,形成正循环。

        最后,闪电战打优步。2013年底,Uber给程维抛橄榄枝。当时,卡兰尼克和Uber高管来中国造访滴滴。卡兰尼克提出持股40%的投资要求。程维决绝回击:“我为什么会接受呢?”这给Uber一行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卡兰尼克后来说:“在所有打车软件应用创始人当中,程维很特别,他的水平比这个行业的其他所有人都高出一大截。”2015年,滴滴与快的战事正酣,Uber中国渔翁得利,几个月席卷中国打车市场近1/3的份额,其创始人特拉维斯一半以上时间待在上海,指挥前线。当时,Uber估值超400亿美金,是滴滴的10倍。程维毫不畏惧,迅速组织反击:火速调集市场、业务、PR、HR和财务,成立“狼图腾”项目组,和Uber火拼。Uber三年前来中国,头在美国,却已经把触手深入中国,只攻击一个触手收效甚微。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此后,滴滴投了Lyft,支持其在美国打Uber头部。此举不仅钳制了Uber的业务,还获得了未来的谈判筹码。那段时间,滴滴员工每天早上跑步进公司,“九点钟早会,迟到一次罚200百,迟到三次就是500百。”公司门口遇到程维,招呼都来不及打,大家都在狂奔。程维形容2015年的那10个月:“来不及喘气,天天都是高潮。每天感觉坐在一辆飞速行驶的车上,轮子都要飞出去了,但是还要踩油门,每天都惊心动魄。”最终程维逐个攻破据点,Uber举起白旗。2016年8月,程维和Uber高级副总裁迈克尔在酒店开香槟庆祝两家握手言和,滴滴出行与Uber全球达成战略协议,滴滴出行收购Uber中国的品牌、业务、数据等全部资产在中国大陆运营。

        滴滴四战封神,江湖大局已定,市场绝大半尽归麾下。此后,互联网出行江湖安静了一年多的时间。资本助力的滴滴,4年内干掉30多家竞争对手。从80万入场,到估值350亿美金,它是国内互联网黑暗森林厮杀壮大的王者。但是,合并快的,干掉Uber,战争远没有结束。很快,网约车市场,烽烟再起。专车市场面临神州、首汽的贴身追击,快车领域有美团不断咄咄逼近,出租车又有嘀嗒在逐渐蚕食市场,顺风车还有高德地图前来搅局……滴滴,腹背受敌。程维又要披甲上阵,迎战军前叫阵者,而对阵悍将当属王兴。王兴与程维相识于2011年,两人满怀激情、壮志踌躇。后来,各自在不同行业发展壮大,成为行业翘楚。那是互联网喷薄的黄金时代,心有猛虎的年轻人都能找到人生向上攀爬的入口。程维的崛起,足以证明:除了少数幸运儿,能站在高处的,多半因为他们选择的赛道,和自身多年的积淀达成某种化学反应。王兴像孤狼一般突破滴滴的城墙,在程维面前重新擂响了战鼓。程维怕的,不是敌人,不是巨头对于城池的撕扯,而是只能与自己为敌。

        2017年,对话小晚,有备而来的程维,完成了一场解构滴滴的鸿门宴。演讲结尾他说了五个字:“尔要战,便战”。人群鲜有人关注其话的深意,调侃的声音倒是蜂拥而至,他的狂妄被时代巨大的孤独感包裹着此时显得格外冷峻。这是程维的温和,亦是画地为牢的欲望。早年程维就是一位战争史的爱好者。开会或者谈话,他经常引述战争典故,阐述自己的思考意图。滴滴四楼图书馆入口第一排书架上全是战争类的书,程维在那儿出现次数最多,他的目标很简单:“一切都是为了赢,为了生存。”程维说:多数人对竞争的理解远弱于对战争的理解,一家公司的崛起中,更多是竞争和外交因素,而不是战争。而对于滴滴,战争与和平永远是交错的。和平是战争的一部分,战争是竞争的一部分,而竞争在滴滴是永不止息。数据强权的时代,数据轨迹成为个体难以逃脱的阿喀琉斯之踵。你的出行路线、工作内容、餐饮喜好、休闲娱乐,记录了消费和财富,也记录了情绪和欲望。巨头们把他们编织成数据牢笼,掌控我们的生活。创业江湖依旧波云诡橘,楼起楼塌,涛生云灭。那个自由的互联网,BAT正在自建围城,我们与互联网终于不告而别。

 

 

返回列表